<strike id="h3xn3"><del id="h3xn3"><b id="h3xn3"></b></del></strike>

<form id="h3xn3"></form>

          歡迎來到上海監控安裝公司網站!
          您的位置: 上海監控安裝 > 安防動態 > 行業新聞 > 上海弱電工程:疫情下的互聯網買菜:半夜搶菜,訂單增5倍

          上海弱電工程:疫情下的互聯網買菜:半夜搶菜,訂單增5倍

          發布時間:2020-02-05 17:38:23   作者:上海監控安裝公司

          這個特殊的春節,在家中隔離的居民們,已經把重心從口罩放到了搶菜這件事上。

            傳統菜市場成了大家避之不及的場所,線上買菜則成了突破口。無論是盒馬鮮生、叮咚買菜、蘇寧菜場還是每日優鮮,都卯足了勁來調度春節供應。


            甚至無法開張的飯店們也加入了賣菜大軍,京城知名的高端餐飲連鎖品牌“上海弱電工程”都表示將支持疫情,出售蔬菜。



            “每天定好鬧鐘,半夜起來搶菜。”家住北京的陳潔對電商在線介紹,每日優鮮會在凌晨不定時放出一兩種綠葉菜,全靠秒殺,3分鐘之內不結賬基本就搶空了。


            實際上,由于供應鏈的緊張和運力不足,線上買菜平臺們面對暴增的訂單量也難言欣喜。


            但線下卻是另一番景象,菜市場依舊擺滿各類青菜,社區超市平穩運行。上海安防監控公司對電商在線表示,目前除了成都和上海區域門店外,其他線下門店的青菜都開始有剩余,供應完全充足。


            一邊是零點搶青菜,一邊是無憂無慮吃青菜,這就是“買菜難”現象下終端顧客的眾生相。


            但隨著初六之后陸續復工,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的情況都有所緩解,經歷了這場搶菜大考,留給線上買菜的問題,恐怕還需更長時間來恢復。


            一線網上搶菜,二三線城市主攻線下


            “在線上搶菜太難了,我還是每天早起去市場買菜。”家住上海市的上海網絡布線公司對電商在線說。


            王曉寧居住的社區周圍,有著兩、三家社區菜場,平日里上下班很少會去專門買菜,最多買點水果,但在這次疫情期間,社區菜場卻發揮了很大作用。


            “菜品的品質很好,關鍵是每天都保證有貨,而且離家近,又沒有很多人。”王曉寧說。


            電商在線通過線下走訪幾種不同零售業態發現,傳統大賣場人流量遠不如平日,消費者都做好了防護措施,但蔬菜區基本中午之前就會賣光。坐落在各個小區之中的社區菜場和超市,只有零散進店的一些消費者,蔬菜量保持穩定。



            “我們以往的進貨節奏是每天一次,現在變成了兩天1次。”元初食品大連小平島店負責人張平對電商在線說。


            類似元初這類連鎖社區超市,大多以賣生鮮食品為主,同時銷售各類生活用品。因為店的體量不算很大,消費者也主要輻射附近社區,平日的進貨頻次高但總量低,菜品基本限量供應,就是為了避免產生蔬菜囤積的情況。但疫情期間,暴增的蔬菜需求,讓他們也降低了頻率,增加了總供應量。


          上午9點鐘的社區超市上午9點鐘的社區超市

            據張平介紹,目前店內的蔬菜種類基本齊全,但每天8點半開市之后,到中午基本就會全部賣光,囤菜現象不明顯,但由于居民都宅在家,對蔬菜的需求量會比往日多很多。


            “平日店里會有晚8點半以后蔬菜打折的活動,但春節以來都是中午前就賣光,根本不需要打折。”張平坦言。


            但生活在北京的張思雨則為青菜發愁了一陣,受到疫情的影響,她和丈夫及孩子沒能返回老家,只有3個人在家做好隔離,基本不出門。


            “很多小店主都還沒回京,家附近只有一個家樂福,但實在不想進去,怕人群感染。”張思雨說。


            線上搶菜,成了張思雨等許多留守一線城市年輕人的選擇。


            記者觀察發現,線上配送平臺已經開始出現運送能力不足的問題。


            家住上海的李燦對電商在線說:“太難了,盒馬下單的配送幾乎都約不上了。”



            平日主打“極速達”,90分鐘之內到貨的山姆官方配送,訂單配送時間都已推遲到2月下旬,盒馬app也顯示運送小哥不足,請線下購買的字樣。



            并且在北京的不同區域,配送情況也略有不同,電商在線分別將地址定位在南五環附近社區和東三環附近,前者顯示只能第二天配送并且只有根莖類蔬菜,后者則能夠實現青菜2小時內送達。



            綜合來看,“買菜難”的問題,根據地標不同也有所差異,從二三線到一線城市,越發達地區疫情越緊張,蔬菜的供應鏈相對越長,買菜體驗會比日常難,但日常滿足是絕對夠的。


            線上訂單爆表卻樂不起來


            唐雙的這個春節,幾乎都是在冷庫里度過的,他是重慶盒馬加工中心的員工,主要工作就是負責把關蔬菜質量,協調調度線上訂單的分配。


            每天近13個小時泡在蔬菜冷庫里,只因為線上近乎爆表的訂單需求。


            “從春節開始,每天下午3點到凌晨2點,要處理10萬份左右的生鮮訂單量,而去年春節期間,每天大概也就1萬-2萬份。”唐雙對電商在線說。


            據唐雙介紹,消費者的需求主要集中在蔬菜,10萬份訂單量中有70%來自青菜,肉禽的供應鏈保持正常供應,但蔬菜是爆發式的增長。


            在當前人員和運力都很緊張的情況下,也讓蔬菜的銷售結構產生了很多變化。


            “之前銷售的蔬菜都是以精包裝為準,散菜量很小,但現在市場上菜的供應量緊張,供應商已經找不到人來包裝蔬菜了,所以精裝菜的占比降低了。”唐雙說。


            實際上,春節“用工荒”與疫情的“敏感度”所帶來的壓力遠不于此,生鮮電商的優勢在于線上下單后,快速的將新鮮的菜品送上門,這也是疫情情況下,網上買菜成為首選的原因之一,但運力與供應鏈的壓力疊加,“買菜難”的情況隨之出現。


            京東到家的配送員張小剛在接受電商在線采訪時透露,他平日的配送大概100單左右,最近直接突破到200單以上。


            盒馬鮮生線下店一位員工表示:“以往正常情況下,大家經常一單就買兩顆菜,一瓶奶,一個小哥一趟可以送五六個訂單。現在都是一下買10箱水,10袋米,一個訂單就要用三四個小哥”。


            顧客的單次購買“囤貨量”大幅增加,給這些生鮮平臺出了“難題”。


            “實際上我們的貨源供應都是有保障的,但運力不足是很大的問題,疫情期間配送員們也不愿意冒風險。”唐雙坦言。


            人員的緊張也意味著更高的成本,春節期間按照法律規定要支付員工2倍的加班費,對于平臺來說,訂單爆表背后也是成本激增。


            電商在線發現,打開叮咚買菜app,就直接在首焦位置掛上了招聘鏈接,主要招聘崗位就是配送員、打包員、分揀員、冷庫處理員等基礎崗位。



            與此同時,由于很多線上買菜平臺都采用前置倉模式,但平日里前置倉會為避免蔬菜積壓量供應都不大,也使得在疫情期間,出現供應不足的情況。


            每日優鮮的華東片區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就表示:盡管節前備貨充足,但是疫情出現確實造成部分商品銷量激增,這也帶來部分地區的前置倉當天貨源供不應求。


            這也意味著,平臺之間的供應鏈競爭,已經白熱化。誰能拿到緊缺商品的供應,誰就能贏得流量和用戶。


            買菜平臺的模擬考,難過及格線


            多位業內人士向電商在線表示,大年初六開始會進入一個轉折點,陸續的人員返工到崗,蔬菜基地也恢復供應,“菜荒”的情況有所緩解。


            同時可預見的是,初期的恐慌性需求消除后,一方面大家會逐漸意識到線下的供應仍然充足,另一方面前期屯的蔬菜也需要一段時間的消耗期,總體對蔬菜的需求本身會下降到正常水平,大面積囤貨的現象也會自然停止。


            但在這次買菜考驗中,各個平臺所暴露出的問題卻還需要更長的時間解決。


            線上與線下的結界,似乎卡在了供應鏈上。張平坦言,他們的連鎖菜場背后有自己的蔬菜基地,所以無論外部環境受到怎樣的影響,都能保證基本的供應。


            那些傳統菜場的小攤販們,也靠著多家批發商資源,維持著蔬菜的供應。“平時我們只從一家批發商進貨,最近進貨至少要找三、四家。”一位菜場攤販對電商在線說。


            平日里,每日優鮮、叮咚買菜等買菜平臺更多是為“小而美”的年輕人服務,當面對暴增的訂單需求時,后方的供應鏈資源也受到了挑戰。


            而在線買菜平臺還有另一方陣營,諸如多點、永輝等傳統大型商超,也在積極布局自營配送服務。雖然菜的供應量有所保證,但線上的服務能力卻捉襟見肘。


            電商在線在采訪多位消費者后,均提出了各種訂單處理的問題。



            “零售企業們依然要按照到家的思維去做創新,從這次來看,未來到家需求仍然是重要的發展方向。”零售行業分析師鮑岳忠對電商在線說。


            過去一年,生鮮電商難言樂觀,當資本紅利和模式紅利都逝去,平臺更需要理性去做運營獲取用戶,尤其是在生鮮的低價品類上盈利基本不可能,需要依靠高頻低價的商品,去帶動低頻高價商品的銷售。


            “純碎的蔬菜品類賣再多也不可能盈利,必須要多品類布局,互相拉動才有可能盈利。”生鮮電商業內人士說。


            不過,與傳統線下模式相比,線上平臺們在面臨突發事件中,有更靈活的服務模式。比如叮咚買菜推出“無接觸收貨”,盒馬的配送方式也較以往有所不同,配送員配送時都會佩戴口罩,進出都要消毒,以非接觸方式配送,一般是放在門口,告訴顧客來拿。


            在疫情的陰影之下,生鮮電商平臺的努力值得鼓勵。但只有不斷滿足用戶遞增的需求,才能實現自我價值。



          上一篇   返回首頁  打印  返回上頁  下一篇

          成功案例

          彩宝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