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h3xn3"><del id="h3xn3"><b id="h3xn3"></b></del></strike>

<form id="h3xn3"></form>

          歡迎來到上海監控安裝公司網站!
          您的位置: 上海監控安裝 > 安防動態 > 行業新聞 > 上海弱電公司:疫情下創業者艱難自救:仿佛突然被按下了暫停鍵

          上海弱電公司:疫情下創業者艱難自救:仿佛突然被按下了暫停鍵

          發布時間:2020-02-05 17:53:23   作者:上海監控安裝公司

          2020年的春節,疫情突如其來,讓創業者們猝不及防。

            1月14日,創業公司“十二棟”在武漢試營業了公司迄今為止最大的一家線下夾娃娃機店。


            這名叫““LLJ夾機占”門店有1000平方米。十二棟本想將其作為樣板店,但在運營十天之后,1月24日晚上,它就關停了。


            隨后,十二棟在北京、上海等其他7個城市的十幾家門店陸續關停。目前營業的只剩下2家,營業時間已大幅縮短,2月也將全部關停。


            這個最早依靠“長草團子”表情IP獲得大量傳播,隨后成長為卡通形象IP孵化運營的公司,線下生意陷入困境。


            “LLJ夾機占好的時候能占公司收入的60%,關停對我們的現金流造成了非常大的壓力。而且,我們還面臨門店租金和人力成本等支出壓力,如果情況一直不能好轉,賬上的錢也就能撐兩個月。”十二棟文化聯合創始人兼COO亂亂告訴界面新聞。


            因為疫情,像十二棟這樣突然陷入困境的企業還很多,餐飲、旅游、線下零售行業首當其沖,和實體相關的行業也受到較大影響。大環境之下,更多行業受到的影響也將逐漸顯現。


            可以參考的是2003年,當年中國四個季度的GDP增速分別為11.1%、9.1%、10%和10%,其中第二季度受“非典”影響增幅下滑的趨勢非常明顯。除了餐飲、旅游、線下零售行業之外,國資委的調查顯示,2003年第二季度,65.5%的企業反映“非典”疫情對本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產生了不利影響,主要集中在企業銷售、出口、項目洽談和建設等環節,其中,認為影響銷售的企業比重高達61.6%。


            2月2日,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發表朋友圈稱,今年比非典還嚴峻,對很多創業企業是生死關。


            多個互聯網行業創業者也均向界面新聞表示,疫情對公司的影響肯定有,具體有多大還需進一步觀望。雖然壓力很大,但他們已經開始有所行動,打算克服一切困難降低損失,熬到疫情過去。


            最焦慮的春節


            1月19日,處理完最后一個面試,李欣(化名)的公司提前放了假。2019年,公司客戶量超過他的預期,但人手不足,每個員工都很累,他想讓大家趁著春節多休息一下,來年鉚足勁兒繼續干。


            兩年前,李欣從一家頭部互聯網公司的行政部離職,靠著工作中積累下的辦公物業和活動場地資源,他創辦了自己的辦公選址咨詢公司。


            2019年是其正式公司化運營的第一年,他給拿下了一個規模數千人的互聯網公司客戶,還做了一些大型會議的場地選址服務,5個員工把年流水做到了500萬。今年,他準備再招幾個人,把流水做到800萬。


            1月初,李欣關注到了武漢發生肺炎疫情的消息,但在當時的環境下,他并沒太當回事。很快,隨著每天確診病例的增多,各地防控疫情措施的升級,朋友圈、微信群全是肺炎疫情的消息,李欣也逐漸焦慮了起來。


            他很快找到年前談好的兩個客戶再次確認生意——不出所料,其中一個計劃3月要換辦公室,說暫時不搬了;另一個原本打算年后大量招人,想租個8000平米的新辦公室,也因為疫情先不招了,找辦公室的計劃自然擱置。“年前招的2個人因為封村不能來上班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絕望。”李欣對界面新聞說。


            疫情像是給高速前進的創業公司按下了暫停鍵,一切都戛然而止。


            亂亂也有這個感覺:原本十二棟的線下衍生品生意是高速流動的,但現在因為疫情停滯了。


            十二棟生產出來的衍生品一部分流向言幾又、1983潮玩店等書店和文創店,這部分能占到十二棟線下收入的40%。2月本來是銷售旺季,年前這些門店已經和十二棟完成了訂單交易,十二棟準備了庫存,現在這些貨品全都滯留在十二棟的倉庫中,十二棟還要為此付出一個月80萬的倉儲費。


            另一部分產品流向LLJ夾機占。年前開完武漢的新店后,亂亂預估春節期間的月流水能做到3000萬到3500萬元,而在現在的情形下,流水基本歸零。不僅如此,他每個月的房租和人力支出還要1200萬元左右。


            “我們公司也算是經歷了這個行業的從無到有,一直比較有信心,但這次文創產業受到的打擊真的挺大的。”亂亂告訴界面新聞。


            讓他更擔心的是,相比于餐飲、旅游這些剛需行業,文創行業的恢復也會更加滯后。“疫情過去后一個月的時間,餐飲和旅游就會恢復,但我們得需要兩個月。”亂亂做出這樣的判斷。


            過去兩年資本已轉入寒冬,創業公司的日子并不好過。泰合資本去年調研了30多家頭部投資機構在2020年的投融資策略,包括戰投、美元和人民幣機構。調研結果顯示,只有14%的機構表示他們在未來一年的投資策略會更活躍,有57%的機構表示會進一步收縮。


            如果說部分創業者還可以靠對行業的前瞻性以及商業模式上的創新在寒冬里找到機會,但這一次的疫情爆發,留給創業者的反應時間太短了。


            積極自救


            在這個最長的春節假期中,創業者們根本無心休息和娛樂,他們必須馬上想解決方案,至少得讓公司撐得更久一點。


            亂亂和十二棟管理團隊首先想到的自救措施是減少開支,房租、人力、庫存、裝修上都要盡可能壓縮成本。


            在復工之前,亂亂和管理團隊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比如,原本計劃在三四月開的幾家店已經準備暫停,推遲開業;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裁掉一個人,但管理團隊已經在考慮半薪或者三分之二薪,等公司現金流恢復之后再補給大家。


            目前,十二棟面臨的最大難題還是租金。亂亂告訴界面新聞,十二棟已經在和各大商場商量對策,但商場面臨的困難也比較大,很難有成效。“我們希望商場能延遲一些時間收租金,但商場也不愿給肯定的答復。還有一些店鋪是個人的,更難溝通。”


            2月3日,十二棟開工,全員在家辦公——無論困難有多大,行動起來才能朝好的方向發展。亂亂告訴界面新聞,把當前要做的事逐項分解以后,反而沒有了負面情緒。


            在開工之前,十二棟管理層通過各個負責人的群,告訴大家首先確保平安,接著就是保證團隊內部穩定。一位十二棟的員工告訴界面新聞,目前他們在家正常辦公,同事們還和之前一樣在群里討論問題,大家都挺積極的。


            亂亂最大的希望是雙11和雙12,現在的庫存只能通過線上銷售,這兩個節日是線上銷售的爆發期,十二棟已經開始嘗試直播帶貨,為下半年的銷售做準備。


            經過幾天的焦慮之后,李欣也通過恢復工作讓自己平靜下來。他慶幸去年沒大量招人,公司賬上的現金還夠現在的小團隊支撐半年。疫情過去,很多公司還是要擴招和換辦公室,只是要等一段時間。“以前要經常去拜訪潛在的客戶,現在可以換種方式,用微信或者電話先了解潛在客戶的需求,等疫情過去掌握主動權。”


            17年前的“非典”之下,當時創業型企業的遭遇和現在有些相似。比如,“非典”在北京爆發之后,攜程也曾陷入經營的困境。當時,攜程創始人梁建章一方面穩住團隊軍心,一方面趁著業務低迷之際,讓呼叫中心的員工全部上班,磨流程和培訓。疫情過去之后,旅游行業迎來了“報復性”增長,7月和8月的業務量都超過了“非典”之前。當年12月,攜程在納斯達克上市。


            保證現金流,活下去


            疫情突如其來,對企業有負面影響,但多位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向界面新聞表達了同一個的觀點:它并不可怕。


            一位消費行業投資人告訴界面新聞,從其所投資的公司后臺數據看,以寵物行業為例,線上單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并沒下降,但是因為員工目前都還在外省家中,未返回北上深等大城市,造成履約效率上有影響,但是相關消費需求并沒有明顯減弱。


            目前,大量的創業公司都面臨著現金流的壓力,維持6個月以上的現金流被認為是企業能夠熬過去的關鍵。


            以受影響最大的餐飲行業為例,疫情短期的影響則分為多種。第一種是以年夜飯作為主打的品牌酒樓,這種酒樓一般年夜飯收入會占到當年收入一半,因此受疫情影響很大。另一種是常規餐飲品牌,例如海底撈等,只要能夠維持6個月以上現金流,影響總體是可控的。


            “餐飲的成本一部分是房租,現在很多商場都可以談下來免兩個月房租,另外原材料方面也可以用多種方式處置,實際造成的影響并沒想象那么大。”前述投資人說,“心理上的影響要更大。”


            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給原本計劃在今年6月完成融資的創業公司提出了更具體的建議,包括:開源節流,把健康現金流和最低現金流儲備作為頭等大事來抓;盡快和股東溝通,尋求急救辦法;用好疫情時間,盡量把融資的準備工作通過遠程辦公的方式提前完成。



            經過幾天的籌劃,亂亂終于把公司開源節流的措施落實,并于2月4日晚間以內部郵件的形式通知全體員工。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包括亂亂和十二棟CEO王棟在內的總監級別以上人員半薪發放,同時公司暫停長線研發項目,優先短期內線上開發和銷售,減少所有不必要的開支。


            亂亂在內部信中表示,在未來的幾個月里,十二棟的重點也會是保證“現金流”,保證公司“活下去”。


            同時,北京、上海等地的政府已經推出多項措施解決企業生產經營的中遇到的困難。比如,北京鼓勵大型商務樓宇、商場、市場運營方對中小微租戶適度減免疫情期間的租金,各區對采取減免租金措施的租賃企業可給予適度財政補貼。上海市人社局3日發布四項舉措減輕企業負擔,包括實施失業保險穩崗返還政策、推遲調整社保繳費基數、可延長社會保險繳費期、實施培訓費補貼政策。


            “只要疫情能夠在兩三個月內控制住,所有影響都會是短期的。在這種情況下,企業保持有6個月的現金流,經營就不會有多大問題。”上述投資人表示。



          上一篇   返回首頁  打印  返回上頁  下一篇

          成功案例

          彩宝网平台